藤三三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【琅琊榜】 [ 靖苏 ALL苏向 ] 长情4


梅长苏病了。


虽然金陵大多数人都知道,这位苏宅的主人一年大多数时候都在病着。


本来这也算不得什么新闻,算的上新闻的就是新晋的朝堂红人靖王殿下要强行探病,结果被拒之门外。


人人都忍不住道一句,苏先生好风骨,对誉王殿下忠心耿耿。


誉王闻讯也来了一趟,黎纲正要推拒,甄平却知现在还得跟誉王维持表面上的和气,于是恭敬的将其引入。


梅长苏这次可能他自己都说不清自己是不是病了。


那天他恢复知觉已是第二天大亮,他躺在自己的卧榻上,旁边守着的是神色微妙的晏大夫、气鼓鼓的飞流以及神色愤慨的甄平。


梅长苏强忍身体不适,想要起身,尴尬之色一闪而过,转为侧卧,压下心头纷杂思绪,问道:“飞流,你昨天给苏哥哥吃的药丸是哪里来的啊?”


“坏人的,”飞流兴致不高,可能是甄平责备了他。


原来那药丸是蔺晨寄来的,应该便是长情丹了。只是寄过来的时机实在是不美,应该是连信带药丸都被飞流藏了起来。


想着梅长苏没忍住咳嗽了几声,甄平赶紧上前准备扶梅长苏起身。


“是不是还有你蔺晨哥哥的信?”摇了摇手示意他无事,梅长苏耐心的问着飞流。


“宗主,信在这里,昨天我们都不在,这信鸽就被飞流截了,我已经说过他了。”甄平匆匆从怀中掏出一封信。


“哼!”飞流虽然看起来蛮狠,但是表情还是有些揣揣,很显然是觉得梅长苏病了是因为他自己顽皮。


“苏哥哥没事了,飞流,你去玩去吧。”梅长苏安抚着飞流,见飞流还有些犹豫,便又安抚了几句,飞流这才飞身出去了。


梅长苏这才展开书信,快速的浏览了一遍,随即将书信贴身放好,沉吟片刻,问到“晏大夫,我身体情况……”


“哼!”晏大夫气的胡子都要翘起来,“说好把你交给我,居然还私自给你瞎吃药,这要是吃出好歹来还不砸了我的招牌。”


梅长苏赶紧陪笑,“晏大夫~我这也不是故意的。”


“哼!”晏大夫也拿梅长苏没辙,索性不再纠缠这个问题,“身体状况好些了,体虚缓解了些许,就是加了些伤,别的都还好。”


“……”甄平欲言又止,最后低头沉默不语。


梅长苏轻轻用手指捻着衣袖。


他也感觉自己身体好了些许,但是蔺晨的信中所述,长情丹需一年以后方能见效,这么快见效是不是有些不合常理,也从未听说有催情效果。


难道是因为……


梅长苏想起昨夜,不由脸上发烫,他闭上眼理了理思绪,盯着卧榻前的脚凳问道:“靖王殿下呢?”


屋子里瞬间陷入了沉默,随后甄平才小声道:“属下当晚回来发现靖王殿下对宗主……对宗主……”他左右踌躇,也无法吐出接下来的词句。


“然后呢?”梅长苏扫了一眼抱着膀子听的晏大夫,截住了甄平的未尽之言。


“然后属下跟黎纲难免有些惊讶,就闹出了些动静……”甄平吞吞吐吐的描述当时情形,全无往日聪慧机灵,“然后……然后引来了飞流,我们又拦不住他……飞流就把靖王殿下扔回了靖王府。”


“噗嗤。”一直在一旁竖着耳朵听的晏大夫没忍住笑了出来,偷乐着离开,连个招呼都没打。


“……”梅长苏完全不知该做何表情,看着一脸尴尬的甄平,他静静道,“下去吧,最近一段时间……谢绝靖王来府。”


景琰跟他,都需要时间来静一静,这长情丹也不能再贸用,该叫蔺晨来京了。


并且景琰这次以后怕是要发现对自己有意了,梅长苏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什么方法来阻止景琰的感情,索性只能先冷着。


…………


誉王看起来些微颓废,也难怪,现在他已基本被架空,在朝中连表面光鲜也将难以维系。


梅长苏对誉王的造访有些诧异,他认为彼此都是成熟聪明之人,为何还要过来虚情假意的两看两相厌。


“苏先生看起来气色不错,不像是重病。”誉王眯着眼打量梅长苏。


誉王的眼神每每皆能让梅长苏背后发凉,原来他想不透彻,只当是自己厌恶誉王其人,现在发现,这誉王,怕是对自己有些不堪念头,这个发现让他更为恶心,片刻也不想与其共处一室。


“听说苏先生拒绝了靖王登门,这件事本王很是不解。”誉王话里有话。


“誉王殿下在说什么,苏某怎么听不懂,”梅长苏垂下眼帘。


“本王在说什么,苏先生难道……”誉王说了一半突然住嘴,他仔细打量梅长苏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“苏先生几日不见,风姿更为卓越了。”


誉王此言着实轻浮,梅长苏眼眸一挑,寒光一闪而过,“承蒙誉王殿下夸奖,苏某愧不敢当。”


誉王似是被梅长苏瞬间闪出的锐利所惑,望着他的眼神竟有些痴了。


梅长苏心下不耐,余光扫见黎纲,就将他唤来,让他为誉王上一杯茶。


誉王见梅长苏这么短时间就已经不耐到端茶送客,哼了一声起身离去。


梅长苏刚松了一口气,“叮叮”两声,密室的铃铛响起。


这么些日子了除非景琰不在京城,否则每天铃铛最少都要响上一下,黎纲曾经酸酸的说过,“靖王殿下日理万机,怕是吩咐手下来摇铃的吧。”


梅长苏却是知道,那头倔牛肯定是自己做的。怕是景琰想明白了心悦于自己,以为那天是趁势轻薄了自己,所以一直心存愧疚,想要道歉。 


“让他进来吧,”梅长苏难免有点心力交瘁,誉王的觊觎不算什么,景琰的那不自知的咄咄紧逼实在是让他难以面对。


这些日子不止给景琰,也给自己,收拾心情,安于谋士之位。


…………


“……苏先生,”景琰的呼唤略带踌躇,他看向梅长苏的视线有些飘忽,仿佛全部的勇气都用在坚持不懈的摇铃上,见到人反而差了一口气。


梅长苏见他开口闭口几次也什么都没有说出来,只能开口,“当今朝堂,靖王殿下上马能战,下马能治的形象已经确立,沈追大人等也在朝堂更加有威望了。”


“我不是……”景琰张口欲言。


“过几日到了年底,估计皇上就要寻个由头废除太子殿下了。”梅长苏没有给景琰说出来意的机会。


“那日……”景琰倔劲上来,继续要谈那个话题。


“朝堂上将只剩你和誉王,相互之间的倾轧将变得更加激烈。”梅长苏倏地提高了声线,“靖王殿下,大局为重,切勿分心。”


“苏先生!”景琰也拔高了声线,“您说的我都懂,可是跟那日之事情有何关系?”


梅长苏一惊,下意识的抚向胸口,轻微咳嗽了两声。


景琰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对梅长苏大声说话了,他这种行伍之人说话本就大声,原来跟苏先生大喊两声也不是没有,但是今日只觉得对方跟细瓷似的,看看都怕碰坏,不自觉的气势就弱了,干巴巴的解释道,“苏先生,您没事吧,我不是故意这么大声……”


梅长苏摆摆手,那天之事太过复杂深刻,让他下意识有了逃避之意,妄图蒙混过关,好在景琰的不依不饶让他不得不直接解决这个问题,不然日后必是大患。

“靖王殿下,那日……那日是在下无状,惊扰了您。”梅长苏这些日子一直在斟酌如何解释那天之事,却无万全之法,索性实话实说,坦诚相待。“那日我误食了一种药丸,有催情效果……所以有些神志不清,唐突了殿下。”



评论(3)

热度(82)